您当前所在位置 :

首页 湘理人物 湘潭理工学院学生赵芊芊:成长路上不畏荆棘奔向阳光

湘潭理工学院学生赵芊芊:成长路上不畏荆棘奔向阳光

发布时间: 2024-04-14

来源:湘潭理工学院

作者:赵盼盼

浏览量:224

分享

中午下课时分,温尔登二楼食堂,饭菜飘香,热气腾腾。饥肠辘辘的“干饭人”,排队打好饭菜,便赶紧找地儿坐下来大快朵颐。充满欢声笑语的学生群里,有个身影却异常忙碌。


她时而站在餐车旁,熟练地接过餐盘,将残羹剩炙倒入垃圾桶,把碗筷分类回收放置;时而抓起抹布,拎着垃圾桶快步走向刚刚吃完离开的餐桌,动作麻利地清理桌面,不耽误后面的人就餐。


她总是默默地低着头,手脚勤快地做事,很少有人留意到她只是一名大二学生,她是湘潭理工学院汽车工程学院自动化2201班赵芊芊。



“ 我是在爱里长大的小孩。”

赵芊芊,生长在湖南省衡阳市衡山县白果村,父亲经营烟花生意,母亲打理着裁缝铺,家里还有一个哥哥陪伴她长大,家境算不上富裕,一家人却生活的和和美美。回想起小时候,赵芊芊脸上洋溢着幸福,“我是在爱里长大的小孩。”


然而好景不长,老天给了这个美满的家庭重重一击。2013年,“顶梁柱”父亲检查出来罹患肺癌,长达五年的治疗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可最终父亲还是不堪病痛折磨撒手人寰。


家庭的重担落到年过五旬的母亲头上,年幼的芊芊还在读初中,却已经尽力帮母亲干活。漂亮的烟花她不舍得玩,帮着家里卖钱;礼炮式的烟花她搬不动,只能一点点挪到摊位上。


命运却不曾眷顾这个坚毅的女孩。2020年,赵芊芊因腹部肿大身体不适前往医院就诊,查出卵巢囊肿,需要尽快安排手术。本就入不敷出的母亲四处借了3万元给她动手术。


转眼2021年,赵芊芊的右耳又突发性感染溃烂,去了医院才知道,得的是双侧耳前先天性瘘管感染,这才明白困扰她八年之久右耳反复红肿疼痛的病因,此时病情已经发展到必须进行手术切割的地步。


在耳鼻喉科病室,赵芊芊接受了双耳前瘘管切除加皮瓣修复术。术后,医生在不能使用麻药的情况下,割开耳部皮肤挤出伤口脓液,她疼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但她紧紧咬着牙攥着衣服,不让一滴眼泪掉下来。


“靠自己的双手赚生活费是一件很光荣的事。”

她相信,成长的路上总是荆棘遍布,也有鲜花盛开。接二连三的变故和打击,没有让她唉声叹气,更不妨碍她回报以万倍的乐观和坚强。


她努力学习,不负众望考上大学,却又为学费犯了愁。助学贷款只能解决一部分,而剩下的还没有着落。家中已是债台高筑,哥哥去年又因车祸受了重伤无力支持,赵芊芊不忍再增加母亲的负担,她萌生了兼职的想法。




大一上学期,她因为缺乏应聘经验,遗憾落选学校勤工俭学岗位。于是她开始浏览各种招聘公众号的信息,寻找合适的工作机会,最终找了份酒店传菜员的替班工作,12元/小时的薪水可以日结。


她的主要工作是站在餐桌旁上菜,观察宾客的需求,适时地倒饮料,端菜。


每到周末,她便辗转于长沙湘潭之间。除了酒店传菜员,她还做过婚宴布展员、会展安检员……这些兼职的时薪都是10来块,工资微薄且不稳定。她只能不停地找,换了一份又一份的工作,流转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。


到了大一下学期,她找到一份小件快递分拣和扫描的工作。这份工作时薪是15元,虽然不高,而且要上十二个小时的夜班,但一天下来赚的钱起码有150元。


从学校到位于长沙望城的快递工厂,路上就要花费两个多小时。周五下午下课,她便立即独自赶往工厂上班。


夜间分拣站的灯光昏暗而朦胧,堆积如山的包裹从传送带上滚滚而来,她必须高度集中注意力,迅速而准确地识别包裹的标签,再分门别类放入不同的货架上。


深夜时分,赵芊芊只觉得眼皮沉重,却被突如其来的包裹落地声惊醒,她猛地睁开眼睛,又不停歇地忙活起来。


连续上完周五周六的夜班,周日白天赶回学校补觉,晚上再按时去上晚自习。这份兼职,赵芊芊坚持了一年。


好不容易到了大二上学期,赵芊芊终于得到了学校食堂的勤工俭学岗位。尽管时薪不高,但是每天的中午和晚上都有一个小时可以利用。她穿梭在桌椅之间,抹布在她的手中翻飞,餐桌保持得干净整洁。



遇到同学朋友,她偶尔也会主动打招呼,“靠自己的双手赚生活费是一件很光荣的事”,她早已把勤工俭学当成生活的一部分。充实而忙碌日子,不断催促着她时刻保持前进。


同时,她还应聘到了学校体育部卫生委员的工作。每天晚上食堂的工作结束后,她紧接着赶到体育教室,手持扫帚和拖把,一遍又一遍地清扫地面留下的各种痕迹和污渍。“当我看到同学们在干净整洁的体育馆里快乐地运动,我感到十分开心。”



她也喜欢运动,喜欢跑步和打球。虽然医生叮嘱不能剧烈运动,但她说“我想要尝试自我突破,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。”她坚持参加每学期的“校园跑”,学校规定30次及格、40次满分,她的跑步次数能达到50次。


尽管身兼数职连轴转,她还加入了乒乓球社团,闲暇时间邀好友一同打球,击球出去的时候酣畅淋漓,仿佛所有的生活压力挥之拍下。



“树木结疤的地方,也是树木最坚硬处。”

“谢颂泉叔叔是我的引路人,泉蓉书苑是我的第二个家”。大一寒假,家附近成立了一个名叫“泉蓉书苑”的支教组织。


通过谢颂泉叔叔的介绍,赵芊芊加入了支教的队伍,不仅可以获得每天一百块的支教工资,还能帮助村里的留守孩子。她希望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推动孩子们走出大山,去看更广阔的世界。


孩子们眼里的好奇与渴望牵动着她,她想告诉孩子们,无论山路多崎岖难行,都要大胆地向前走。现在脚下难行的山路,也可以叫做远方。


“树木结疤的地方,也是树木最坚硬处。”2024年,赵芊芊参与了学校举办的植树节活动,她小心翼翼地拿出小树苗,“小树苗那么幼小,叶子上也全是虫咬的洞。”她用铁锹一点一点挖出树坑,将小树苗稳稳地安置好,又回填泥土,施肥浇水,看似弱不禁风的小树苗已挺立了起来。



赵芊芊看着眼前的小树苗,她知道它会经历风雨,也会茁壮成长,长成参天大树庇护一方。